物理真特么难

墙头很多,口味很杂,脾气很爆。
我cp是真的,谁都不能阻止他们结婚。

【藕饼/清水无脑甜饼】缘

【藕饼】缘

✔现pa

✔爱情是他们的,ooc是我的

✔bug多

✔以上,食用愉快

(1)

哪吒和敖丙的缘分,可以追溯到他们幼儿园的时候。


哪吒小朋友生性傲娇,入园第一天纡尊降贵地给了园里最胆小的女孩一个龇牙咧嘴的笑容,硬生生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。此事在哪吒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。再加上父母都是刑警,平日忙的吐血,没心思猜测哪吒那点小心思,因此小哪吒越来越阴晴不定,两个黑眼圈吓死个人。


敖丙的父亲敖广本是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,无论多忙都坚持回家陪小小的敖丙读书玩耍,但谁知一场飞来横祸让敖广被冤枉锒铛入狱。敖丙此后上幼儿园,总能听见别的小朋友甚至大人们在他背后指指点点。


幼儿园组织的室外活动他二人从不参加,哪吒是因为"不屑于和幼稚小孩为伍",敖丙则是因为怕再听见那些戳他脊梁骨的话。久而久之,两个孤僻的小孩子便熟识了,一直到高中,竟然都是同班同学。哪吒的妈知道后,不由得感叹实在是缘分。


(2)

他俩的苗头,早就被洞悉一切的哪吒他妈殷夫人察觉。


一年级时敖丙被哪吒拉着手拽回了哪吒家,恰逢李靖夫妇休假,眼瞅着臭脾气的儿子拉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回家,介绍的郑重其事,夫妇二人对视一眼,感叹儿子终于有朋友了,便忙好吃好喝招呼,盛情款待。


敖丙本就乖巧懂事,比成天闹腾的哪吒省心了一百倍,又生的好,让人一见就心生喜爱。


看着一向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儿子给敖丙夹菜的殷勤样,李靖夫妇猛然想起殷夫人怀孕期间李靖的样子,倍感不妙。


殷夫人在有了两个儿子后,就一直想要个小女孩。奈何生下哪吒后愿望破灭,百般幽怨下,她给哪吒带上了大蝴蝶结,还拍了照片,存在相册里,被哪吒视为人生之耻。

在吃过晚饭后,殷夫人拿着照片指给敖丙看。敖丙没忍住,"噗"地笑出了声,又怕打击哪吒自尊心,使劲让自己看起来面无表情,可嘴角的弧度怎么也绷不住。


殷夫人偷偷看着哪吒的反应,本来该大发雷霆的哪吒却只是涨红了脸,恶狠狠地说:“不许笑!”


毫无威慑力。


啊。殷夫人想:没关系,幸好还有金吒木吒。


(3)

高中时哪吒更是叛逆,上房揭瓦,聚众斗殴,学校一霸,硬生生把太乙主任的啤酒肚气下去两斤肉。


李靖夫妇隔三差五来一次学校,按着哪吒的头给校长道歉。好在哪吒闹归闹,成绩倒没下过前五,学校还是要升学率的,只能对哪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相反的,敖丙从小乖到大,从来不让本就伤心疲惫的母亲再担心,学习踏踏实实,成绩跟哪吒不相上下,深得老师们的喜欢。


敖丙经常因为家庭原因外出兼职,不知道被哪个嘴碎的知道了,甚至不知从哪挖出了敖丙父亲的事,还宣扬的沸沸扬扬。


少年人正是肆意青春的时候,年轻气盛,自然不懂顾及敖丙的感受。


敖丙身为风纪委员平时惹的人自然不少,听了这个消息,立刻就有人上门找茬:“听说你家里条件不好在打工?也是,你爸爸那个样子……”


敖丙在桌底握紧拳头,没来得及反应,哪吒就挡在了身前,一声招呼不打的就将那人抡倒在地,一顿好揍。


结果就是哪吒和那人同时记过处分,罚写检讨。


哪吒站在主席台上念检讨的时候,把那两张轻飘飘的纸一扔,扯着话筒说到:“我上来念检讨的原因你们都知道,我就一句话,敖丙是敖丙,他爸是他爸,别他妈混为一谈,小学生都懂的道理,你们的智商是不是在幼儿园进修过的?以后小爷听见一次打一次,告校长都没用。”


哪吒躲着太乙主任的追杀跳下台,全校一片哗然。


敖丙在台下看着哪吒张狂的撂下这样的话,肆意耀眼的好像一轮骄阳,像一束带着炽热温度的光照进他的心里。


他怔怔地想:完了,我栽了。


(4)

快高考的时候,敖广的合作伙伴申公豹传来消息——敖广终于沉冤昭雪,无罪释放。


得到消息的敖丙高兴极了,跟哪吒分享完这个好消息后转身就跑,飞快的请了一天的假回家,感觉自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不真实。


敖丙一家人和敖广无罪证明出力最大的申公豹一起吃了顿饭,敖丙好久好久没有跟家人一起吃饭了,脸都笑僵了。


吃过饭后,申公豹把敖丙叫到眼前,神情复杂对敖丙说:“你的朋友,哪吒,他,他……的父亲李靖,就是当年误会你爸,让入狱的,的……人。”


敖丙愣了,笑容逐渐崩塌,他声音颤抖地对申公豹说:“可……老师……哪吒是哪吒,李靖是李靖啊……他跟这件事没有关系……”


申公豹叹了口气,说:“我,我……知道,你父亲也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……谁,谁能做到毫无芥蒂呢?就算……他,他追悔莫及想要弥补……敖广也,也已经……你,你……自己,好好想想吧。”


申公豹临走前,意味深长地拍拍敖丙的肩膀,要他好好休息,早做打算。


敖丙呆呆的在床边坐了一夜,他还没从父亲回来的喜悦中缓过劲儿来,便得知这消息,他甚至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哪吒,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对他那么好的李靖夫妇。


(5)

第二天,敖丙浑浑噩噩的边走边想,眼底的青紫和哪吒小时候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
要是他只把哪吒当至交好友,那倒也无所谓,反正哪吒是哪吒,不是旁人。


可是……


他正出神,没发现他心心念念的人从后面猛的搂住他的肩,不等他反应便叽叽喳喳起来。


“恭喜你啊敖丙,你爸爸终于沉冤昭雪了!怎么样?你昨天开心吧?我听我家老人说过,受了罪回家的人要跨火盆去晦气,以后才会幸福快乐,诶,你家有这样的习惯吗?”


敖丙看着说个不停的哪吒,觉得心里泛酸水。


可是我喜欢你啊。


我这份感情,该怎么办?该往哪儿放?


哪吒终于发现了敖丙的不对劲,住了嘴担心的看着敖丙,小心翼翼的问:“敖丙?你怎么了?”


敖丙回过神,摇了摇头,说:“哪吒,我……没事……”


混世魔王又炸了毛,急到:“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熬夜了?出什么事了?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啊,你别不吭声啊!”


敖丙心下一横,将申公豹所说全盘托出,开口道:“所以……我们还是……”


他没说完就被哪吒打断:“你等会儿。”


敖丙抬头看着哪吒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,表情阴沉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
“行了,你干的这傻事人已经知道了,赶紧的给人解释清楚,要不然你儿媳妇就没了。”


??????


敖丙被哪吒一句儿媳妇雷得外焦里嫩,晕晕乎乎的接过哪吒递过来的手机,下意识问了个好。


“小丙,虽然说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说可能有点失礼,但请你无论如何听我说完。


说起来真是对不住你,我当年因为忽略了一个小细节,这才认定你父亲就是犯人,等到我注意到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
我看到吒儿第一次带你回家的时候才知道你是谁,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尽力寻找证据为你父亲翻案,一年前才将证据集齐,交给了申公豹。


我们对你很好,不仅是因为吒儿的原因,也因为愧疚,你是好孩子,不该受这么多苦。


我们跟你说这些,不是想让你原谅我们,而是想让你不必纠结,还有……


吒儿他喜欢你,从小的时候就喜欢你,我们的错误不该让你们承担。我和你殷姨会去赔礼道歉,不论结果如何,小丙,别想那么多,你和吒儿该有一个未来。”


敖丙放下手机,沉默了很久。


直到哪吒捧过他的脸,认真的说:“听见了吗?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真相了,但我爸不让我告诉你,我……我明白你从小到大收到的伤害有多深,但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我想用接下来的一辈子补偿你。”


哪吒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敖丙,我们在一起好不好?我保证……”


这次被打断的人变成了哪吒,敖丙没让他在说跟他画风严重不符的话,以一个熊抱截下了他稍显笨拙的情话。


就算他听了再多的流言蜚语,再多的唇枪舌剑,可是好在他身边一直有哪吒陪着他,他应该是花光了所有运气才得到他的吧。


也许父亲会气的跟他断绝父子关系,也许母亲会哭的很伤心,但是他真的只想牢牢地抓住他的光,再也不想松开。


(6)

“对了。”敖丙抬头,直视着哪吒,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
“为什么你们都知道我喜欢你?”


有那么明显嘛??


敖丙有些郁闷。


啊,灵魂质问。


哪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,笑了起来,耳尖微红,像在主席台上时一样张扬。



“你不可能不喜欢我。”


雷祖【黑白无常】

⭐我不行了看完十一集我要疯了,官爸你不是人

⭐ooc警告,我没有文笔

⭐是两个傻子谈恋爱

⭐是黑无常德×白无常祖

⭐主页QQ求勾搭呀

⭐短打

1.

黑无常是个大活宝,地府的人都知道。

白无常是个大冰山,地府的人也都知道。

黑无常喜欢白无常,瞎子都能看出来,而白无常也喜欢黑无常,这件事只有黑无常和白无常他们自己知道。

最喜欢祖玛了!

黑无常甜滋滋地想。

2.

地府的王成天不务正业,就知道跑去找天上的战神打架,黑白无常左右也算是个官儿,却忙得连收魂魄都得亲自动手。不过黑无常因为可以和白无常一起执行任务所以巨他妈开心就是了。

"唔……祖玛祖玛!就是他们了吧!?"雷德指着一对晒太阳的老夫妻,飘着的身体不动声色的往祖玛身上靠。

啊,祖玛身上真香。

祖玛挥退雷德,一言不发地准备收魂,勾魂索将要落下,却堪堪在他们头顶停住了。

"老头子,你还记得当初我们怎么在一起的吗?"老婆婆突然睁眼,问旁边的老公公。

"记得啊,我那个时候天天跑到你宿舍楼底下给你表白,你愣是死活不答应,最后还是我假装出车祸才让你个口是心非的承认喜欢我。"老公公回答,他并没有睁眼,只是继续摇着椅子。

"是啊……好多年了啊……"老婆婆眯了眼,说,"老头子,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做的最冲动的一件事就是和你在一起,我那个时候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信了你的邪。"

老公公看了看老婆婆,笑了笑,很无赖地说:"那我不管,反正我把你拐了。"

雷德已经开始抹小手绢了。

祖玛没有说话,手里的勾魂索也没有收,这是定定地看着他们。

忽然,两夫妻相视一笑,眼角似有泪水滑落。

"睡吧,老婆子。"老公公笑着说,"睡醒了我给你做汤。"

“好。”老婆婆笑着,和老公公一起闭上了眼。

在雷德的嘤嘤嘤中,祖玛手中的勾魂索落下。

3.

看着因余晖而仍显得温暖的两 具 尸 体,雷德眼角带面条泪地被祖玛扯着一起回地府。

雷德一边抹小手绢,一边偷偷看着祖玛

什么啊,为什么祖玛一点反应都没有啊!明明这么感人!

雷德气鼓鼓的地想。

祖玛体会不到这种伟大的爱情,一定是不爱我了!

正在自己脑补言情小说雷德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祖玛。

“祖玛?你怎么突然停……”雷德下意识地问,却被祖玛一个亲吻给堵得死死的。

虽然只是脸颊,但也足够让雷德挂起脑内风暴了。

“笨蛋……走了。”祖玛拽着当机的雷德往前走,步伐比起以往频率要乱了一拍。

看着祖玛红透的耳朵,雷德仰起脸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果然,最喜欢祖玛了!